今天是:

路在何方

时间:2018-10-08

2017年2月,23岁的文文在民警安排下,见到了三年未能谋面的母亲淑芬。母女四目相对,泪水滂沱,又满心欢喜,知道起码对方都还活着,但同在戒毒所、同是吸毒人员,喜极而泣的背后是无限的惆怅与怨恨。

文文4岁那年,父亲因为车祸意外身亡,家中唯一的经济支柱猛然坍塌,母亲为了生计东西奔波,文文稳定的童年开始飘摇不定。后来,家中多了一位以偷窃为生的继父,母亲便和继父一起偷盗。文文的记忆中,厕所里经常会传来阵阵打火机的声音,伴随年龄的增长,母亲在厕所里打火机的声音更加频繁刺耳,无意间推开那扇门,母亲吸毒的遮羞布还是被拉开了。年仅8岁的文文吓坏了,而母亲从此便不再顾及女儿的感受,肆无忌惮地吸毒。在害怕和担忧中,母亲和继父相继锒铛入狱,家中没有任何亲戚接济,也没有人愿意照顾吸毒者的女儿,文文经常饥寒交迫。有一年的学费生活费都是班主任老师交的,有时候上学太饿了,老师偶尔会买馒头和包子给文文充饥。母亲在戒毒所和监狱进进出出,文文熬过了艰难并被同学欺负嘲笑的童年,后因成绩差、同辈关系等原因,文文最后一根步入正规生活的稻草也失去了。

文文说每次要找母亲,总是可以从卖毒品的平房周围找到她,后来母亲毒友圈里的人都认识我了,一来二去,文文认识了母亲圈里的毒友小美,她教会16岁的文文吸毒,说可以忘却一切烦恼和痛苦的事情。

父爱的缺失、母爱的缺位、外人的挑逗,让文文拼了命的想成长,想通过自己去改变目前的处境,想给母亲带来些许的快乐。有一天,看着母亲被人欺负,文文二话不说拿起刀子深深地刺向对方,文文被送进了监狱,母女俩唯一的栖身之所也赔偿给了对方。

染上毒品的文文开始重蹈母亲的覆辙,在戒毒所和监狱之间辗转反复。2017年,第二次戒毒的文文下楼不小心扭伤了腰,在所部医院治疗期间,文文和母亲朝夕相处。脱毒后的母女20多年第一次推心置腹地交谈,并许下诺言:出所后永不复吸,相依为命,共度一生。2017年5月,母亲期满出所,为弥补对女儿文文的亏欠,她每月定期来探访,并写信相互鼓励。文文表现也非常积极,认真参加各项康复活动。看到文文的转变,大队民警都很欣慰。2017年9月,文文的母亲因盗窃破坏国家电缆再次被批捕,许久未见到母亲来信和探访的文文再次陷入黑暗的深渊,母亲誓言何在、母女的承诺何在?民警多次找文文进行心理疏导,没有谁能决定谁的人生,没有谁有理由因为他人而毁掉自己。

文文说我不恨母亲,因为我知道她也不容易,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提到母亲就想哭。在多次的疏导和心理咨询中,民警鼓励文文说出心里真实的想法,母亲迟早是要离开自己的,唯有自己站起来。文文哭了,歇斯底里地哭诉着心里的怨恨,她恨母亲吸毒、失管,自己卑微的尊严才那么容易被任意蹂躏:“我不期望母亲能给我大富大贵的生活,我们可以一起去努力挣钱,去养活自己。现在我才23岁,我怎么去嫁人?怎么有脸面对以后的生活?”

2018年6月,女所联系文文母亲所在的看守所,安排两人视频会见。在民警鼓励和开导下,文文在视频中和母亲哭诉其不负责任、不守信用。母亲告诉文文:“妈妈已经尽力了,我已经那么大的年纪了,我现在出去又能做什么呢?”虽然文文承诺出所后,会每月会去探访母亲,等到母亲出狱,一起生活,不离不弃,可等待这对母女又是什么呢?

(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林佼)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