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那个在纽约留学的孩子染上了毒品……

时间:2019-06-20

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近年来,随着新型合成毒品的大量出现,涉毒人员越来越向低龄化发展。青少年正处在生理、心理的发育期,辨别是非能力不强,自我控制力弱,受到不良影响后易对毒品,特别是对新型合成毒品形成错误认知,从而吸毒乃至走上毒品犯罪道路。今日起,法妹儿将为大家带来一系列涉毒青少年的故事,以期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加强青少年禁毒法治教育的迫切性以及构建全民禁毒体系的重要性。
12日,四川省成都强制隔离戒毒所内,当得知隔壁大队中有戒毒人员生日吃上了生日蛋糕时,刘臻(化名)打从心里羡慕。他从没有这么渴望一块蛋糕过,毕竟此前他每年花销上百万,一顿饭也能吃10多万,别说是一块蛋糕,买下一家蛋糕店对他来说也是轻轻松松的“小事”。
刘臻原本的人生是让绝大多数人都艳羡的。他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小接受最优质的教育,初中就读于成都一所国际学校,15岁前往纽约就读,2018年高中一毕业,他顺利被美国某知名州立大学录取。但是,毒品却让他的留学生涯戛然而止。“海归”的终点,最终定位在了戒毒所……
独自出国  初尝毒品
2013年,还不满16岁的刘臻独自一人离乡背井来到了美国纽约,开始了留学生活。他就读于纽约州南部一所封闭式寄宿学校,学校收费不菲,教授9到12年级(美国高中)课程。
刚出国的刘臻也有一段想家的时光,但这样不适应的阶段很快就过去,刘臻很快发现了留学的“好处”。“与国内相比,这里的课业轻松了许多,而且还没有父母的管束,真是太自由了。”刘臻说,在充裕的课余时间里,他还经常和几个同学一起到纽约市里去玩,在这座国际大都会,好玩的实在是太多。
2017年的一天,刘臻跟朋友邀约着去了有著名DJ驻场的ULTRA电音节。在那里,刘臻不仅感受到了音浪狂潮带来的愉悦,也第一次与毒品相遇。在朋友的怂恿下,他第一次尝试了“E”和“K粉”,都是新型的合成毒品。之后,刘臻就喜欢上了那种“嗨”的感觉。于是,他成为了各种CLUB和夜店的常客。甚至,他常常手机下单,将毒品快递到学校使用。时间不长,刘臻就对毒品产生了严重的依赖。
沉迷毒海  打飞的去狂欢

沉溺毒瘾难以自拔的刘臻开始想方设法体验各种吸毒方式,寻求更强烈的感官刺激。听说金三角的缅甸小勐拉有全世界最好的“包房”(专门吸毒的场所),刘臻兴冲冲地打着“飞的”赶了过去。那是一场2天3夜的毒品狂欢,刘臻等20多个人在“包房”里花了10多万人民币。小勐拉还有个称呼——小拉斯维加斯,这里到处可见赌博的人,在这里刘臻还沾染上赌博的习性。
在小勐拉狂欢尽兴后,刘臻乘坐飞机返回成都。途中,需要在贵阳转机。这时的刘臻还不知道,经人举报,他的吸毒行为已经被警方所掌握。刘臻回忆说:“刚走出飞机廊桥,我就被叫住了,第一时间我以为是东西丢飞机上了,民警才找我的。后来我被带到了调查室,才知道是吸毒被发现了……”
最终,刘臻尿检结果呈阳性,被行政拘留15天。拘留期满,刘臻父亲到贵阳接回了刘臻,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儿子吸毒。“看他的眼睛我就知道他对我很失望。从小他都非常信任我,最终我失去了他的信任。”刘臻说。
越陷越深  迷上“神仙水”
2018年,结束高中学业后,刘臻顺利被美国某知名州立大学录取,那是一所世界一流大学,在全美公立大学排名中名列前茅。刘臻说:“我很憧憬大学生活,所以也曾想过再也不吸毒了,但戒毒哪有那么容易……”
读大学前,刘臻回到成都探望父母。期间他认识了一帮混社会的哥哥,他们带刘臻来到了一个废弃的驾校,走进了一座外表很破旧的烂尾楼。进去才发现原来里面别有洞天。烂尾楼里有几个装修得非常豪华的包间,还配有现场DJ和陪酒人员,此外还有一种叫“神仙水”的毒品。当刘臻喝下“神仙水”,伴随着低音炮里放送出阵阵的音浪,他忍不住起身摇头狂扭,感觉自己兴奋到了一个从未达到过的顶点。那一夜后,刘臻就迷上了“神仙水”。
刘臻说:“那几个月我真的很矛盾,吸毒的时候我真的很嗨很疯狂,但每一次当毒品的作用渐渐从我身体中离去时,我又很丧很抑郁。当我坐在明亮的教室,跟同学谈笑风生时,我感觉我的人生充满希望,但当我离不开毒品时,我又感觉我的人生早已腐烂。”
直到今年1月,就在那个废弃的驾校里,刘臻再次因吸毒被成都警方挡获。这一次,纽约,刚刚熟悉的大学校园……一切就此离刘臻远去,等待他的,是为期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
强制戒毒  爱给他希望
刚刚进入成都强戒所的刘臻很颓废。刘臻曾有一个记者梦,“我想用一双明辨是非的眼睛去看待这个世界,但因为毒品我早已无法明辨是非。哪家媒体会要一个进过戒毒所的人当记者呢?”刚进戒毒所的前几个月,刘臻无数次问自己这个问题。
当成都强戒所的民警了解到刘臻这些想法后,一方面多次跟他谈话积极开导他,另一方面联系了刘臻的家人来进行亲情帮教。刘臻的爸爸、妈妈、姐姐一次又一次来到戒毒所,跟刘臻谈心,跟他一起规划出所后的新生活。“他们劝我出去后要继续学业,我也想继续读书,爸爸说吸毒是我自己一次错误的选择,但我依然有做对的选择的权利,依然有拥有希望人生的机会。”刘臻说。
不仅是家人没有放弃刘臻,他的女友也没有离他而去。“一个月前,我女朋友来看我了。其实我早已做好了她要跟我说分手的准备,但她没有,她告诉我说只要我好好戒毒,再不复吸,她就愿意等我。”说到这里,刘臻翻出了胸口的戒毒证,在戒毒证的背后贴着他和女友的合照,照片中两人笑得特别甜。
后记
“没进戒毒所之前,我从不知道吃一块蛋糕、看一场电影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也不知道家庭的关爱和信任那么值得珍惜。”刘臻说。最后,刘臻跟记者闲聊起自己的爱好。“我是个漫威迷,前几部复仇者联盟我还去参加过首映礼。我期待复联4的首映礼好久了,没想到最终还是错过了。你能告诉我复联4结局吗?详细说说好吗?”
看着刘臻带着渴望的眼眸,记者想了好久,最终还是拒绝了他:“不了,你还是出去后自己去看吧。”

(来源:四川法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