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她们的微笑

时间:2020-04-01


来到金阳一年,感觉一眨眼功夫就过去了。这一年发生了大大小小很多事,大多数已经慢慢淡忘,唯独他们的微笑令我记忆犹新。


“送法进校园”活动需要拉横幅,我们到商店去买捆横幅的绳子。一位百发苍苍的彝族老奶奶走出来接待我们。

“有没有绳子?”(彝语)

“啥子?”因为彝语方言差异,奶奶听不懂我们说的话。

指手画脚半天,双方还是没有顺利交流。我改用普通话跟她说:

“老奶奶!有没有绳子?

我一字一句,而且还用两个食指比了个手势。

“阿么!听不懂你在说啥子?”(彝语)老奶奶根本听不懂汉话。

我们彝语夹杂着汉话又干了半天,老奶奶还是没有明白我们两要买什么……

马尔古已经眉头下皱,突然眼前一亮,我迅即蹲下来解开了自己的鞋带,我用手在空中把鞋带甩给老奶奶看。

“我们要绳子!”(彝语)

“噢!天啦,原来你们买的绳子。”老奶奶终于搞明白了。

我们狠狠点头。

“我以为是哪儿外地来的两个小伙子呢。哈哈哈……”

老奶奶边找绳子边忍俊不禁。

老奶奶用剪刀剪了四段尼龙绳给我们。

“好多钱?”我在我心里盘算一段大概两元钱。

“不要钱,这个管得到几个钱……”

老奶奶边说变笑。忽然觉得老奶奶笑起来很慈祥。

底惹(化名)有着彝家妇人的腼腆。她和儿子是来视频会见的,她的老公和弟弟都在新华所强戒。虽然是在金阳,但她这一趟来还是不容易:

她必须在早上五点半起床,冒着凛冽寒风,花150块钱从她们村上包个摩的(嘉陵摩托车)到派来镇,再坐两个小时大巴到金阳。

这一路可谓是披星戴月。

非格大姐趁着四下无人塞给我两包烟,嘴里说着辛苦我们了之类的话。谈话以后得知,非格大姐之前去绵阳探视过一次,但花销太大,后面难以为继。她以为我们搞会见要收费。我告诉她:我们这里不收任何费用。以后也不用跑远了,到“爱之家”金阳工作站来就可以会见。也不要买烟这些,为金阳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分内事。说完我让她把烟收起来……几次推辞我就是不肯接受,非格大姐不好意思的笑了。

后面在和老公会见的时候,非格大姐不停倾诉着自己的委屈,眼泪水也像断了线的珠子……

我细细算过一笔账,比起她去绵阳探视一次,我们的远程视频会见为她节省了5000元左右。

还有一个老人家,可能见贯了人世的生离死别,她是所有家属中最乐观积极的一个,喊她照相热情配合,询问戒毒人员相关情况,她也娓娓道来。在跟孙儿会见的时候,她慷慨陈词了一番:“以前在屋头哪个也管不住你,现在就让人民政府管着你,也只有他们把你管好,交给他们管我放心。你也不要想多了,把饭吃饱把水喝足把觉睡好,把身体照顾好,我今年81岁了,不晓得还能见你最后一面不……老奶奶终于忍不住摸了眼泪。”

临走前我喊老人家下次再来,老人家不停感谢并感叹,祖国和科学一日一变,越变越有趣,这种进步真叫人舍不得变老,舍不得死。

沈从文说:我认识他们的哀乐,这一切我也有份。看他们在那里把每一个日子打发下去,也是眼泪也是笑,离我虽那么远,同时又与我那么想尽。

很庆幸我也有过这种体验。

我只有用自己的想象去领略这些人生活的表面姿态。

打动我的是他们无意间露出的微笑,他们的微笑让我觉得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工作值得。

(“爱之家”禁毒防艾法律服务(金阳)工作站 沙金华)

相关链接